那些选择回老家的人后来怎样了:四个返乡创业青年的答案

在很多人年轻人看来,乡村县镇是贫瘠的,缺乏资源与机遇。事实上,乡村县镇从来都不是退路,我们印象中的乡村县镇正在悄然改变。

有这样一群年轻人,回到县镇开启了创业生活,他们在乡村里创造了另一种可能性。

今天新店开业,热闹了一整天,此时老板谭森睿还在忙碌着。但这份忙碌和一年前被塞满焦虑的忙碌有本质上的差别。

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,谭森睿离开大学后也曾一度陷入迷茫。都说学历是敲门砖,刚毕业的他曾试着拿板砖敲击命运,但现实总是那么骨感。

他也曾进入职场,体验了“打工人,内卷,PUA”的无奈和挣扎。“职场螺丝钉”,“加班重灾区”等标签让谭森睿觉得大城市容不下肉身,似乎回家“继承家业”才是归宿。

然而现实是“继承家业”的道路也不是很顺利。“父辈做了近十年的家电专卖店,我亲身经历顾客在选择上的改变,单一的品牌店已经无法满足顾客的需求,传统门店生意越来越难做。”门可罗雀,收入岌岌可危,谭森睿突然发现,职场PUA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挣扎、焦虑的过程中,一次偶然的机会,谭森睿接触到了广州大区零售云公司总经理欧阳桂明。在欧阳桂明的介绍下,谭森睿了解到零售云是苏宁易购打造的一套完整的新零售解决方案。加盟零售云县镇店,低成本,强流量,高标准,深背书,完美解决了传统门店的痛点。凭着年轻人独有的冲劲,他决定赌一把。最初的理由也很简单:零售云家电品类多,全品类满足了顾客需求;模式轻松,资金和门店管理上不费劲。

2020年1月,谭森睿将从父辈手中接过来的门店正式改旗易帜,加入苏宁易购零售云。

事实证明,他赌对了。在不断的自主学习及零售云团队的帮扶下,原计划年销售额350万,一年下来,门店销售额突破了1000万。

“市场调研的过程中发现本地人对中高端家居需求很大,当地又买不到合适的产品,除了网购,很多人选择去外地买,大大增加了成本”。“而零售云升级门店3.0模型,推出家电+家居的业务组合,我就知道机会来了”。发现商机的谭森睿果断出手,这家融合了家电、家居、卫浴品类的综合门店开业了,成为了零售云的第10000家门店。

对这个消息感到震惊的除了黄圆的亲朋好友,还有镇上的父老乡亲。这自然成了茶余饭后的热点话题,“连他也混不下去了?”

黄圆在选择返乡之前,是一个拥有“主角光环”的沪漂。他是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生,是知名建筑设计公司骨干,百万年薪设计师。从小到大,黄圆正是大家口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从求学到就业,一切都显得如鱼得水。多年的打拼让这位“天选之子”渐渐拥有了让常人羡慕的一切。

那个时候大家还不说996,也不知道啥是内卷,但是互联网上已经随处可见逃离北上广的推文。年薪百万的黄圆自然也没有推文里说的住地下室、赚钱都交给了房东类似这样的困境。但在黄圆内心深处萌发的,是满足物质基础后的精神需求,自由。

然而每逢上海华灯初上,“万家灯火不是我”的感触却总是愈发强烈,钢铁森林般的写字楼成为自由灵魂的牢笼,“回家”的想法便愈加强烈。

苦思多日,黄圆也未能找到让自己满意的项目。在他看来,既然选择了县镇,创业方向上眼光就应当放的更加长远。在看到一份零售云的创业邀请函时,黄圆竟有些兴奋。

虽然有学霸身份加持,家电行业对于黄圆而言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新世界”。谈到自己刚入行时“痛苦期”,黄圆说:“零售云的线上线下供应链能力,辅助门店销售的数字化系统,再加上物流售后、门店展陈、品牌背书,这让身为家电小白的我找到了底气和冲劲。”

有了零售云的帮扶,门店经营很快步入正轨。2020年疫情高压下,黄圆的门店销售依然突破了500万大关。

“老板嘛,就是自己说了算,身体累,但是内心是自由的”。黄圆说。当再次被问到“逃离上海”是否后悔时,黄圆的回答是:“躺赢”。

清晨第一缕阳光YABO亚搏手机版APP,照进广州苏宁易购物流基地。家电已经塞满整个物流货车,其中一台冰箱要送往王光玉的家里。

深入南国边关的东兴口岸,过了北仑河就是越南,依托中越“互市贸易”,东兴成了两岸边境民众的“淘金”地。

“9月卖的还不错,两个店加起来过百万了。” 廖全兴、唐丹凤夫妻二人享受着劳动成果,这种成就感像是回到了十年前。

时间拉回到2011年,廖全兴回忆:“刚毕业从家里拿出200万开公司创业,靠着边贸橡胶进口生意,赚得第一桶金,称得上是开挂人生。”

但随着边境口岸的大环境的收紧,各地生意人涌入,市场变得恶劣,生意急转直下,人生第一仗就这样栽了跟头。

2012年创业失败后,在父母的介绍下,廖全兴转到东兴市边防工作,打击边防线上的走私、偷渡、甚至贩毒工作,危险性不言而喻。彼时,天生好强的唐丹凤,在小女儿刚满1岁时便走出家门,在当地家电商场做销售。也就是在这段时间,夫妻二人和家电生意有了不解之缘。

据统计中国有近 680万家夫妻老婆店,出货规模占到整个市场的44%,多品牌、强服务的专业家电店屈指可数。廖全兴夫妻也意识到了零售云的模式,结合自身处境、地理位置,夫妻二人做了深入研究:货速融和虚拟云仓完美解决了资金及门店囤货问题,云货架管理等全链路零售资源输出赋能。当然,让夫妻二人坚定信念重新出发的,是这次有了苏宁易购这个“靠山”。

2020年5月,廖全兴夫妻在中越边境东兴市开了第一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店。意想不到的是新店开业当月销售额达60万!看到生意进展顺利,廖全兴夫妻二人火速加码决定再开一店。一年下来,两家门店年销售额超630万。

时代的潮水涌来的时候,没人能全身而退,是趋势也是机会。从廖全兴夫妻二人边贸橡胶生意失败,到后续加入零售云创业,都是有迹可循。

依据口岸政策,每当口岸开放,越南人手持边民证,往返于口岸来做生意,晚上要回到越南去,正是这样的特殊环境,催生了门店的跨境生意。“越南人民对苏宁易购的家电认可度很高,尤其信赖美的、苏泊尔等品牌的小家电。”唐丹凤说。

夫妻二人见证了昔日的东兴边陲小镇,发展成一座年轻活力的国门城市 。当再次回望这些年的经历时,廖全兴说:“毕业时创业那年,风险很大,每天晚上都睡不着,现在就是安安稳稳的赚钱。”

清晨,像送往王光玉家里的那台卡萨帝冰箱一样,装满家电的货车在忙碌中被送往全国的各个角落。

中国西南,中缅边境。云南省瑞丽市,一个集“一带一路”、少数民族聚集等多重优势于一身的边境贸易区。

一大早,朱光才接到了少数民族同胞的订单电话,货不少,语速很快。感受到电话另一头的焦急,朱光才忙碌的将货物搬到了车后箱:“这次要驱车60多公里给用户配送上门,都是山路,很难走”。

类似这样的订单有很多,这就是朱光才经营的瑞丽市苏宁易购零售云店。这里30%的消费者都是傣族、景颇族、德昂等少数民族,跨越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给顾客送货是常有的事。

当然,也不乏境外顾客光顾朱光才的门店,“做着跨国生意,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”,朱光才说。

谈到加盟零售云的初衷,朱光才显然和大部分创业者的经历大相径庭。在了解零售云加盟政策及轻库存轻资产的运营模式后,朱光才毫不犹豫转身投抱零售云。“无需多言,就是经验,6年的家电销售管理经验”。

经营上,朱光才有自己的套路。他利用微信的7000多个好友,打造门店私域流量聚拢。开业短短4个月,就建立了5个社群,社群粉丝高达2000余人。此外,朱光才还收获一批缅甸的忠实顾客,仅推客粉丝就达400余人,每月的推客销售保持在40万,累计推客销售超过200万。来自缅甸的顾客越来越多,他们的首选往往是中高端机型,客单量则动辄高达万元。

“瑞丽店是边境线内外居民之间的‘传送带’”,朱光才感慨道:“多年的经验积累赋予了我一定的竞争优势,借助零售云赋能门店优质的产品及一站式服务送货安装,我的门店在当地获得良好口碑”。

在中国西南中缅边境,一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店,成就了一个创业者的美好梦想,也改变了边境百姓的生活,背后更是寄托了零售行业渠道不断下沉与变革的希冀。

最东,至“华夏东极”佳木斯;最南,至三亚海润路;最西,至日落时间22:18分的新疆喀什;最北,至冬季最低气温零下47.3℃的黑河嫩江;最高,达海拔3700米的西藏山南。

“上山下海”,零售云10000家店足迹遍布全国,优质服务连接着越来越多的人。

每天早上驱车几十公里给少数民族的同胞送货,已经成为了朱光才的日常,他说享受在山间奔波的感觉。

“不为赚钱,交个朋友”也成为了黄圆的口头禅。这个幽默风趣,被称为“安徽罗永浩”的黄圆也为自己的店铺建了十几个社群,大伙有事儿,第一个想到他。

生活像是画了一个圈,吸取了父辈们的卖家电经验,谭森睿实现了毕业就当老板的梦想,他觉得这不是最终归宿,更像是重新出发。

廖全兴夫妻二人各自照看着一家店,生意红火,小日子过的也是风生水起。他们偶尔也会经过中越边界北仑河的友谊大桥,看一看两岸的繁华。

县镇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,他们只是返乡创业的缩影,更多人选择回乡扎根。如今的乡村和县镇不再意味着贫穷、贫瘠,意味着更多希望与机遇。

他们身份各异,背景不同,今天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-零售云老板。如今零售云落子万店,未来,会有更多有志之士在乡村发光。

甘肃皋兰县陈柏年返乡创业,发展特色农产品加工产业——做共同致富的有心人(人物故事·聚焦乡村创业)

陈柏年,1992年出生,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石洞镇东湾村返乡创业大学生。返乡创业7年来,主要加工、销售当地特色小麦面粉和面条等系列产品。

当前,各地正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全面推进乡村振兴。乡村要振兴,人才是关键。如何让更多能人舒心返乡创业,是必须解答好的课题。

如今,选择返乡就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。对于返乡就业,他们还有哪些顾虑?近日,一项对1973名离开家乡工作生活的青年的调查显示,职业发展空间有限和缺少与专业对口的岗位,被受访者认为是青年返乡就业的主要顾虑。其中有62.6%的受访青年建议相关部门要完善乡村的基础设施建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