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姆日记遭遇雇主偷批:日记里蹊跷现“批语”

雪儿真正知道自己的私人日记被雇主翻看并遭“狂批”,已经是她离开闫虹家时。11月2日,劳务市场的人打电话给雪儿,称闫虹当天给她付工资,让她到劳务市场来一趟,但前提是要当面给雇主道歉。当日下午2点左右,雪儿在她的新雇主的陪同下来此处解决问题,日记本是拿回来了,可700元的工钱,却依然遭到闫虹的拒付,理由是雪儿在她的日记上写了骂雇主的话却不肯道歉。

变样日记把雪儿吓呆了

翻开久别的两个私人日记本,已经变样的“日记”把雪儿惊呆了。只见其中一本日记中的12篇日记的下面,全写上让人无法接受的“怪话”。眼见对自己来说极其“隐私”的东西曝光并遭人“狂批”,原本坚强的雪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当街大哭起来。因为日记中所记录的这一切,都是她心中的秘密,是写给她自己看的,而不是与之毫不相干的别人看的。翻阅了雪儿每篇日记,记者发现日记都是些短文,内容多为抒发或发泄自己内心情感的文字。有怨、有恨、有泪、有爱,还有不少是摘抄的书报美文、美语。每篇日记只字没有提及雇主家的任何一个人。因为其内容牵扯到闫虹所说有骂她家人的话,所以记者在翻阅日记时看得比较仔细。

据雪儿讲,有几次,雇主家的人全部围着餐桌吃着香喷喷的午餐,而她饭没吃上几口,就被雇主打发到一边哄小孩。鉴于这方面的原因,时间长了雪儿就有点想不通,无法忍受时便写到日记中发泄,以求平静激动的心情。内容是这样的:我没受过这样的羞辱。有钱咋了,就可以不顾别人的感受!一顿饭,我还没吃下五六口,就让我出去哄小孩。你家的是人,吃好了,喝足了,可有没有想过从昨晚到今天一直没吃饭的我呢……本来是写给自己看的一段话,没想到被雇主翻看后就变了味,一怒之下就像老师给学生批作文一样提笔为日记下批语。大概内容是这样写的:饿着肚子咋了?莫非说是老太太看小孩你吃饭?你给老太太发工资吗?有钱就是有钱!饭没吃饱让你哄孩子怎么了?记住,你不是我们家的人,你只是个保姆,我们给了你钱,你就得干!

在和雪儿的谈话中记者了解到,一次她连续两天大便出血,按理说已经病得不轻了,可明知保姆有病的雇主却没有让雪儿歇息片刻,也没有给雪儿送去任何治病的药。在这种情况下,雪儿临睡前,在冰冷的房间里,含泪将这些写进日记。“妈,我想你,还是你对我好。别人的妈,没良心!她不会心疼你。连续两天了,我大便都出血了,肚子老是不舒服,可她们还使劲让我干活。妈!要是您,您肯定舍不得让我病着干活。妈!我想回家。”而这一切没有打动雇主,相反却激起她们心中的不满。雇主是这样“批改”这篇日记的:病着干活!我们还让你带薪休假?我们傻啊!从明天起,休假(请假)每天扣10元!另外,“是狗怎样?比王子(狗名)要好多少倍!”、“有钱就是好,难道你还领着工资造反不成?”的语言也同时出现在雪儿的日记中,令她不寒而栗!

谁翻看了我的日记

据雪儿讲,她每每写日记都是选在夜深人静时,而且记录在自己绝对隐私的日记本里,她也保管得比较隐秘,一般不是在褥子下面,就是压在枕头底下的衣服堆中,不刻意去翻找,外人一般很难发现,更何况,她是一个人居住一个房子,平时雇主家的人很少进去。此次日记被雇主翻看并被“狂批”,极有可能是在她9月28日、29日请假不在家的那两天出的事。雪儿告诉记者,她的日记很有可能是女雇主闫虹翻出来先翻看的。至于日记上的批字,从内容上看,完全是大人的语气,但字迹却明显出自15岁小雇主之手,最明显的证据还有“这房子和本小姐的房子一样大”的小孩话语。

为证实日记批语到底出自何人之手,为此记者电话联系到女雇主闫虹,并实录了她和记者的对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